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这边风景独好!

欢迎您的来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联系:l6j8f4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饱了眼睛饿死青春的年代  

2011-02-19 10:05:17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那饱了眼睛饿死青春的年代

2009-12-29 星期 二  都市新闻·昆明_春城晚报_云南网

那饱了眼睛饿死青春的年代 - l6j8f4 - 这边风景独好!
“冰糕妹”近照
那饱了眼睛饿死青春的年代 - l6j8f4 - 这边风景独好!
 

本报记者李荣文黄兴能摄

37年前那个薄雾蒙蒙的清晨,重庆知青苏慧生离开美丽的西双版纳时,走得匆忙,没来得及去勐腊县勐捧镇上吃一根冰棒,也没能看上一眼“冰糕妹”。37年后,苏慧生怀揣着一根37年未融化的“冰棒”到云南寻找一份记忆,几经辗转周折终于找到“冰糕妹”!

这个故事与爱情无关,因为在那个青涩的年代,苏慧生除了“给我一根冰棒”之外,从未和卖冰糕的依香娜说过一句话,而依香娜甚至已经忘记了,在和她买冰棒的顾客中,曾经有过这么一个男孩。但这个故事却真真实实存在,这是一份凄美的“恋”,这份“恋”,“恋”的是一种美的记忆,“恋”的是一种美的苏醒 ……

“冰糕妹”

灰色生活唯一的色彩

“楼上楼下电灯电话。”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这是人们描述给远在山城重庆苏慧生的版纳印象,于是,刚满16岁的他就怀揣对“美丽西双版纳”的憧憬,和同学们坐上客车到达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勐捧乡。刚下车,茂密的原始森林中,几间简陋的木屋,完全颠覆了苏慧生的版纳梦想。“既然走出来了,就不后退!”艰苦的环境和单调生活,苏慧生不止一次躲在被子里悄悄地流泪,但他还是硬生生挺了下来,与大象、野兽为伴,吃山毛野菜为生。苏慧生说,他在下乡那几年中,几乎被各种毒蛇、毒蜂、毒蝎子咬过,其中最严重的一次,正在干活的苏慧生手腕被竹叶青蛇咬了一大口,短短几秒钟的时间,苏慧生开始恶心头晕,整只手颜色变黑,肿得像个大黑馒头一样!幸运的是,同伴们替他吸毒后,苏慧生逃过一劫。从苏慧生到版纳直至最终离开近8年时间里,苏慧生只回过一次重庆。这8年里,在那个找不到书籍、看不到电视、无娱乐的年代,还裹杂着寂寞、焦灼、彷徨、混乱的思想斗争,苏慧生用“灰色”作为那段时间的主题词。但就在那段灰色日子里,只要到周末,苏慧生的生命总是会因为一个人变得有色彩。每到周末苏慧生和同学们都要到勐捧镇上赶集,对他们来说,赶集不是为了买什么,就为看一个卖冰棒的女孩。一个炎热烦躁的午后,苏慧生拿着几分钱,来到一家冰糕店,一双纤纤玉手送过冰棍来,苏慧生一抬头,就被眼前这位美丽的傣族女孩震撼了。齿白唇红、绰约多姿、明眸皓齿、双瞳剪水…… 几乎所有能想到的赞美词,都无法形容眼前这个女孩的美!从那天起,赶勐捧街成为苏慧生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,走上几公里山路,不管刮风下雨,就为能看“冰糕妹”一眼,整整8年时间,除了“来一根冰糕”,苏慧生从未和这个女孩说过一句话,甚至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……

“小知青”

饱了眼睛饿死青春其实,卖冰糕的依香娜知道,那段时间里,和苏慧生一样很多小男知青来赶勐捧街,醉翁之意不在“冰糕”而在看她一眼。直到后来,依香娜还自嘲,对这些懵懂的小知青而言,那是一个“饱死眼睛饿死青春”的年代。在勐捧,人人知道美丽的傣族姑娘依香娜,并不是因为依香娜的冰棍特别好吃是因为她的美。依香娜说,在勐捧比她漂亮的女孩很多,但可能和其他人相比较,依香娜更在意自己的美。每天上班依香娜会穿上最干净、最鲜艳的傣族服装,她还会特意爬上树,去采摘一朵鲜艳的花朵插在发鬓上。就是这些细节,让依香娜在那些知青的心目中,成为美丽女神的化身。只要这个“美丽女神”开门卖冰棒,都会有知青赶来买上一根冰棍,买完之后舍不得走,就傻傻地站在冰糕店门口,看着依香娜忙碌的身影,直到吃完冰棍。有的知青就为了能多看一眼依香娜,特意多买一根冰棍,吃不下,就握着那根冰棍站在门口,直到冰棍全部融化。

对依香娜来说,苏慧生不过是那些手持冰棒在门口傻站的男孩之一。但在这些对自己钦慕的知青中,也有让依香娜至今念念不忘的。依香娜说,有个男孩每周同样都会来买冰棒,但这个小伙子或许“胆子”更大一些,吃完冰棒还是不走,就坐在冰糕店看着依香娜忙碌,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。从知青农场到勐捧镇还有七八公里,一次下大雨路被大水阻断,为了送一个菠萝给依香娜,这个男孩把菠萝顶在头顶上,冒险游泳渡水,那个情景在依香娜脑海里30多年没抹去。

37年

往事如烟唯冰糕不融

为了能通过考试离开山野,苏慧生在山上做工时,故意用镰刀把自己砍伤后,终于赢得了看书复习的时间。随后,苏慧生如愿以偿考上中专离开了农场。由于走得匆忙,即便“冰糕妹”是他在这块热土上的唯一眷恋,那天也没来得及再去看上她一眼,也没能吃上最后一根冰棒。他和“冰糕妹”之间的故事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……

回到重庆之后,苏慧生上完中专,和很多普通的知青一样,娶妻生子,家庭幸福,并且还通过自己努力,事业上也小有成就。回顾风雨曲折的几年,不管在生活中遇到多大的困难,很多时候,“冰糕妹”那个有色彩的身影,总会出现在他脑海中,宛如一道阴霾中的彩虹。而能再和“冰糕妹”说上一句话,也成为苏慧生这30多年来最大的梦想。

两年前,突然喜讯传来,一位回到云南的知青同学激动地来电:“我找到‘冰糕妹’了,她在昆明卖早点!”那晚,接到电话的苏慧生和几个同学兴奋了一夜,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第二天一早打上“飞的”专程去昆明吃“冰糕妹”的早点。然而,当他们欣然前往,却意外发现“冰糕妹”的早点店已经关闭,站在门口,苏慧生和同学们只能感慨造化弄人。

两年后,事情突然有了转机。就在上周,喜讯再次传来,一位同学辗转打听,终于得到“冰糕妹”电话号码,苏慧生和几个同学再次从重庆飞来昆明。记者和苏慧生一起见到“传说”中的“冰糕妹”时,当年的“冰糕妹”已经变成了“冰糕大妈”,但苏慧生还是一眼就认出来:“就是她!就是她!”几年来,“冰糕妹”依香娜从小镇勐捧到昆明,经历了家庭巨变、重病等等,看上去苍老了许多。

那晚,苏慧生和几位同样怀念“冰糕妹”的同学,以及依香娜一起,坐在了同一桌子上吃饭。说了很多很多话,但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37年,许多往事、许多记忆都已经消散在风中,但就是这根甜甜的冰棍,一直没有融化……”

 http://ccwb.yunnan.cn/html/2009-12/29/content_106793.htm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